首页 > 社会万象 > 内容

南阳:一件历时七年离奇反转的商铺买卖纠纷案

2021-10-09 21:01:53    来源:法制    

2018年2月,中央第一巡视组巡视河南期间,收到了一份署名曹阳的信访材料,其中反映“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人员涉黑、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在办理徐建民申请执行“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过程中,采取实施绑架手段,强迫被执行人签订不平等执行和解协议;暗箱操作将被执行人巨额财产低价拍卖”等问题。随后,中央巡视组将反映材料转河南省有关单位调查处理。

   2018年4月28日,有关单位在经过认真调查并召开了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多家单位人员参加的案件听证会后,郑重做出结论,“本案的审理和执行环节,在程序和实体方面均不存在违法的情形,反映人曹阳反映问题和请求均不成立”。

   曹阳是谁?曹阳和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是什么关系?她向中央巡视组反映涉黑问题的真实情况是什么?“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与徐建民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我帮了一个老赖!” 当事人徐建民提起当年往事唏嘘不已,一切都源自8年前的那次高达4000万元的商铺买卖交易。

     

  (一)拉好友买商铺纾困   违约引发诉讼反目成仇

曹阳则是南阳市林源置业有限公司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她与南阳市的徐建民曾是多年的好朋友,经常互有往来。2014年,双方因一份《商铺认购协议》未能履约发生纠纷,进而反目成仇,引发了一场长达7年之久的诉讼大战。

2013年11月30日,因资金紧张,曹阳让好友徐建民帮忙认购了林源公司开发的位于南阳市张衡路与邓禹路交叉口东南角的尚座花园9号楼B栋一至四层10000平方米商铺,总房款4000万元。徐建民与林源公司签订了一份《商铺认购协议》,约定交房时间为《商铺认购协议》签订后1年内。随后,徐建民如约支付了4000万元购房款,林源公司则出具了盖有公章的收到4000万元购房款的收款收据。    

2014年11月底,林源公司迟迟没有按期向徐建民交付房屋。徐建民听闻曹阳欲将尚座花园9号楼A、B栋整体出售给某银行。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失,2014 年12月9日,徐建民将林源置业公司诉至南阳中院。2014年12月10日,徐建民又向南阳中院申请了诉讼财产保全。12月12日,南阳中院依法作出(2014)南民一初字第00051-1号民事裁定书,依法查封了徐建民认购的尚座花园9号楼B栋一至四层10000平方米的商铺。

在此情况下,曹阳找到徐建民,恳求他解除《商铺认购协议》,表示一次性退回徐建民购房款4000万元。  

在对方一再恳求下,徐建民与林源公司实际控制人曹阳、法定代表人张X协商后,最终达成以下和解意见:

 一、被告于2015年4月30日前一次性向原告退还购房款4000万元,原、被告签订商铺认购协议解除,违约金从2014年12月1日起,按购房款4000万元的利率日2‰计算到2015年4月30日。

二、被告不履行本协议第一条内容时,原、被告间的商铺认购协议继续履行,被告在2015年5月1日按商铺认购协议约定的位置,向原告交付位于南阳市张衡路与邓禹路交叉口东南角尚座花园9号楼B栋1-4层商铺1万平方米。并自2014年12月1日起按原告所付购房款4000万元的日2‰支付违约金。

三、被告于2015年5月1日不能及时向原告交房,被告除继续履行交房义务外,另按原、被告签订的商铺认购协议第五条约定利率承担违约金,违约金计算到被告实际交房之日止。

随后,林源置业公司人员将协商意见打印成书面的《调解书》三份,林源置业公司加盖公章,徐建民签字。

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后,徐建民和代理律师及曹阳指派的公司人员刘某携带公司公章到南阳中院,共同递交了《调解书》。南阳中院开庭审理该案,并主持双方当庭签订《调解协议》,并出具了(2014)南民一初字第00051号民事调解书。

然而,在法院出具的调解书生效后,林源公司依然没有履行生效协议。无奈之下,2015年5月18日,徐建民申请南阳中院强制执行(2014)南民一初字第00051号民事调解书,徐建民和曹阳就此拉开了长达7年的房屋买卖纠纷诉讼大战。

 

 (二)法院强制执行屡陷僵局   林源公司屡次上诉要求再审      

   执行案件立案后,南阳市中院于2015年5月21日向南阳林源公司送达了执行裁定书,曹阳签收。6月1日,因林源公司拒不配合,南阳中院依法裁定并查封了林源公司名下的部分房产。随后,执行人员多次联系林源公司委托代理人告知其尽早履行相关法律义务,以免拖延给企业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

   在努力无果后,南阳中院依据相关规定,将查封房产进行评估后进行了拍卖。申请人徐建民依法获得了部分房产以抵偿损失。

   2016年7月19日,南阳中院鉴于林源公司“长期拒不报告财产状况,随后又虚假提供财产报告,拒不履行生效法律确定之义务....将被执行人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张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虽然最后法院依法对张某采取了两次司法拘留措施,但其仍然拒绝履行义务,后长期在外隐匿躲避,使案件执行陷入了僵局。与此同时,林源公司和曹阳开始不断上诉要求否定已生效的《调解书》。

    2015年6月15日,林源公司以调解书违背合法、自愿原则、不可执行且损害社会公众利益为由向河南省高院申请再审。河南省高院依法通知双方听证后,于2015年9月11日作出(2015) 豫法立二民申字第01399号民事裁定书,认定原审法院定性准确,调解协议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为有效协议,调解协议内容具体明确,不存在违反合法及自愿原则的情形,依法驳回了林源置业的再审申请。

2016年5月3日,林源公司又以民事调解书损害国家利益为由,申请南阳市检察院提请河南省检察院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南阳市检察院调查一年多后,于2017年5月19日作出宛检民(行)监[2016] 4110000045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认为该案不符合监督条件,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九十条的规定,决定:不支持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的监督申请。

    2017年7月20日,林源公司方面突然表示愿意与徐建民再次讲和,公司法人张某在现场逐项请示了实际控制人曹阳后,与徐建民再次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

   协议主要内容包括:2017年9月20日被执行人向徐建民交付预定商铺1万平方米;2017年10月20日前付清违约金7380万元(如期一次性支付,减免1000万元);将部分房产交法院拍卖,徐建民优先受偿拍卖款;协议签订后,林源公司自愿放弃对本案申诉的权利;如果违约,被执行人须承担违约金按4000万元的3‰计算至房屋交付之日止。

   随后,南阳中院据此作出了{2015}南执字第0053-13号执行裁定及{2015}南执字第0053-2号公告,依法查封了林源公司名下的部分房产并进行了拍卖。

 据有关资料显示,截止2017年7月20日,该《商铺认购协议》纠纷案涉案违约金已达7704万元,还有剩余6017.086万元未执行到位。

然而,和解协议签订后,林源公司再次食言,以拖延抗拒履行约定义务,使新达成的《和解协议》墨迹未干就又成了一张废纸。

徐建民对曹阳屡次出尔反尔的做法十分气愤:“这不是老赖吗?”

 

   (三) 不断上访  曹阳向中央巡视组举报法院和当事人涉黑

  在申请再审、申请抗诉的同时,林源公司实际控制人曹阳不断向有关部门上访信访,控告法院判案不公、当事人涉黑等问题。

2018年2月,中央第一巡视组开始巡视河南期间,曹阳向中央巡视组控告“申请执行人徐建民涉黑;南阳中院案件执行承办人涉黑,充当黑社会保护伞,指使徐建民对被执行人张某实施绑架;南阳中院暗箱操作,低价处理被执行人巨额财产;《商铺认购协议》无预售许可证,是无效协议”等问题。要求河南省高院启动再审程序,撤销(2014)南民一初字第00051号民事调解书。

   中央巡视组批转到河南省高院后,有关领导高度重视,安排部门人员对曹阳上访的内容逐口逐个进行审查。 该案先后经历河南省高院立案二庭两次审查,河南省高院审监庭、执行局、信访局、纪检监察室、审管处各一次审查,河南省纪委监察委、河南省政法委各一次审查,以上共计9次审查。

 针对曹阳反映的问题,上述八部门均调取本案的审理卷宗、执行卷宗进行了审查,除省高院审管处交南阳中院审查外,其他七部门对该案审判程序和执行程序的结论为:审判、执行程序均不存在程序和实体违法。

同时,为了化解矛盾, 2018年4月27日,南阳中级法院由执行局牵头、民一庭(调解案件审理庭)参与,专门为曹阳信访案件组织了一次听证会。

 南阳市中级法院邀请南阳市人大代表、南阳市政协委员、社会廉政监督员、驻中院纪检组同志、中院纪检监察室同志、律师代表参加听证会。

 听证会上,徐建民提供了详实的证据,并详尽介绍了案件的事实情况。与会的见证人员一致认为:‘信访人曹阳反映的问题不实,人民法院的审理、执行过程不存在违法的情形。’

 2018年9月10日,南阳市中级法院受河南省高院审管处交办,为曹阳信访案件组织第二次听证会。该次听证会由南阳中院立案二庭组织,审管办主任参加,组成合议庭。

除双方当事人及代理律师外,参加听证会的人员为南阳中级法院审委会全体委员。会上,徐建民向法庭所举出的证据证明曹阳信访的内容难以成立。曹阳当庭向徐建民表示道歉,称徐建民对其帮助很大,并称自己做的不对。

前后两次听证会,南阳中院均制作了视频光盘资料备案。

 

   (四)调查认定  曹阳反映问题和请求均不成立

2018年6月22日,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向河南省高院纪检组提交了《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曹阳反映徐建民申请执行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审理、执行情况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认为:该案是双方经过自愿达成的调解书并签名盖章,调解书中的约定来源于《商铺认购协议》中的约定,是真实意见表达。在庭审和调解过程中,林源公司没有任何诉求,双方对调解书内容均没无争议。曹阳作为案外人,多次重复上访反映该案审理存在问题,南阳中院已于2017年9月向河南省委第五巡视组进行了情况报告。

《报告》陈述:在案件执行中,林源公司“长期拒不报告财产状况、随后又虚假提供财产报告、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之义务”,为此南阳中院依法“将被执行人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张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对张某两次采取拘留措施,但其仍拒绝履行义务。

2017年8月1日,在询问张某的执行笔录中,张某否认执行存在暴力胁迫、重大误解、违背其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形,称2017年7月20日达成的《执行和解协议》协议,是在充分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自愿签订的。

《报告》中还提到,由于林源公司“拒不执行生效法律文书、设置障碍拖延、逃避执行,”其委托代理律师主动向法院递请申请解除了与林源公司的委托代理关系。

  “自执行案件立案之日起,已超过三年,被执行人(林源公司)从未主动履行分文,也未主动联系本院一次,不断采取避而不见、不断变更委托代理人、申请再审、申请检察监督、异议、复议、异议上诉、上访、信访、控告等方式拖延、推诿、消极对待、延缓执行,甚至不惜采取诬告陷害方式打击报复所有承办过其案件的法官、律师。”

  《报告》最后的结论是:本案的审理和执行环节,在程序和实体方面均不存在违法的情形,反映人曹阳反应的问题和请求均不成立。

     

  (五)转移房款  逃避执行  偷税漏税  举报者曾被刑拘

   对林源公司和实际控制人曹阳的情况,南阳中院的《报告》也进行了一些补充说明。

 一、曹阳转移资产、涉嫌拒执犯罪:

 经法院查明,林源公司私自将开发的尚座花园大部分房产出售,售房款被实际控制人曹阳转移到国外,用于“办理投资移民、高消费、购置境外个人资产,涉嫌拒执犯罪”。

 其转移售房款资金的流程是,“通过终端号3024XXXXX的POS机,将购房户通过该机刷卡交纳的购房款转入该机绑定的卡号为621XXXXXXXX,户名为高XX的个人账户,随后转出(注:高XX系实际控制人曹阳之子,在国外留学,非公司股东,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2017年5月,林源公司“采取报纸声明的方式,将无证房产五号楼一、二层商业部分设定无效抵押,在南阳市宛城区政府协调2000万元借款......”南阳中院“得知后及时发出冻结、扣划协助执行通知,但南阳市宛城区财政局鑫众投资公司已支出500万元(该500万元由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张某签字领取,转入其他公司后又转出,明显涉嫌拒执犯罪)。”

后来,宛城区政府研究决定借款作废,不再支付剩余的1500万元,避免了扩大损失。

二、曹阳曾因偷税漏税数额巨大被刑拘:

2017年12月,曹阳因偷税漏税数额巨大,涉嫌刑事犯罪,被南阳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后,依法采取了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2018年春节前后,南阳市宛城区政府出面协调,“以该区政府购置的安置房遗留问题亟待解决,尚有部分购房款未予支付等为由,请求公安机关对曹阳变更强制措施,以便于解决善后事宜。”后曹阳被取保候审。

另据南阳市宛城区税务局《关于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涉税案件的调查报告》显示:南阳林源公司2014年度偷税数额394.555余万元,偷税比例为42.02%;2015年偷税数额70.407648万元,比例为7.1%;2016年偷税28.945737万元,比例为100%;南阳市宛城区税务局2017年将林源公司偷税案件移交司法机关办理。

 

   (六)院长提交   南阳中院裁定再审两次结果截然不同

2018年10月16日和12月份,南阳中院两次召开审委会后,下发了《(2018)豫13民监2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早已生效的 “(2014)南民一初字第00051号民事调解书”,“经本院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确有错误”,“由本院再审”、“中止原调解书的执行”

    启动再审程序后,2019年8月8日,南阳市中级法院第一次再审后,作出了(2019)豫13民再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撤销其本院(2014)南民一初字第00051号民事调解书;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按《商铺认购协议》的约定向徐建民交付房屋;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自2014年12月1日起按徐建民所付购房款4000万元的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两倍向徐建民支付违约金至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实际交房之日止;驳回徐建民的其他诉讼请求。

徐建民与南阳林源置业有限公司均不服南阳市中级法院作出(2019)豫13民再6号民事判决,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20年12月23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豫民终1605号民事裁定书,将案件发回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2021年8月31日,第二次再审,南阳中院作出了((2020)豫13民初20号)判决,裁定“因林源公司没办理房屋预售证,商铺认购协议无效,撤销调解书,退还徐建民4000万元购房款”。

   这个结果与以前的判决截然相反,徐建民难以接受,历经7年的诉讼、审查、执行,让这个年过半百的原告早已身心疲惫。当年,因为案件执行陷入停滞,他也上访过、控告过,甚至萌发过跳楼自杀的念头。他想不明白,为何一个经过多次审查被认定为合法有效的调解书会被撤销?他更不明白,为何当初签订的《商铺认购协议》怎么就成了无效协议?

    徐建民的自信有着充分的依据。林源公司开发的尚座花园项目,是经南阳市政府批准的302家农运会项目之一,当时政府特许这302家项目先建设后完善手续,《南阳市国土资源局项目预审会议纪要》、南阳市城乡规划局宛规函{2011}79号文件、河南省企业投资项目备案确认书等证据都证明该项目的合法性。

   此外,该项目一、二期在大部分无预售证的情况下,事实上几乎全部售出,其中仅南阳市宛城区政府就购买了531套交拆迁户入住,宛城区政协也团购了尚座花园三期50余套房子。

   难道政府部门购买尚座花园合法有效,老百姓买尚座花园的房子就违法无效了吗?

   徐建民认为,有关证据显示,林源公司开发的尚座花园项目是南阳市政府地产市场专项整治“容缺办理”58个项目之一,在政府大力支持推动下,其部分房产手续已完备,剩余房产手续没有完善,与林源公司故意拖延不作为密切相关。而南阳中院二次再审以“尚座花园三期房产”没有商品房预售证为由,判定《商铺认购协议》无效,无疑帮助林源公司达到了蓄意逃避责任,赖掉应交付给徐建民的商铺目的。为该公司牟取超出协议更大的经济利益创造了必要条件,也严重损害了守信一方的合法权益,有失公正。

      (七)权威法学专家说“法”  是非终将有定论

针对徐建民与南阳林源公司商铺认购纠纷一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院教授、研究院、博士生导师、《法学研究》杂志社社长张广兴,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最高法案例指导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最高法特邀咨询员、中国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肖建国等国内权威法学专家给出了专业的意见。

他们一致认为:徐建民与林源公司签订的《商铺认购协议》符合《最高法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合同法》的规定,具有一份房屋买卖协议的核心要素。该项目为南阳市政府为迎接农运会召开特批项目,许可先建设后完善手续。

  双方达成的《民事调解书》从缔结方式、提交方式,一级法院主持调解的工作,均表明符合法律规定。案件执行历时数年,多次再审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如果再次启动再审程序,专家们表示,“这不单是对徐建民财产权的严重侵犯,更是浪费司法资源的典型表现”。

 

  目前,徐建民所购买的10000平方铺仍然处于烂尾楼壮态,徐建民认为:南阳市林源置业网上公布的法律诉讼案件389个,同等的部分案件已判协议有效效,而他本人的协议却判无效,他感到非常不解。前不久徐建民已经向河南省高院提起上诉,他坚信,法律终将会辨明是非,还诚实守信者一个公道。

 

编辑:张家新

上一篇:教育部:严厉打击高考“助考”犯罪活动与考试作弊行为
下一篇:武汉汉阳城建14.52亿元底价摘得武汉1宗商住用地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法制快报 - 法制社会网 ©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7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