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市联播 > 内容

浙江省嘉兴市:铺就生态底色 护航创新发展

2021-05-11 22:08:25    来源:中国城市报    

 

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公园美景。嘉兴市生态环境局供图

今年恰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提起建党,你会联想到哪座城市?

1921年7月,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后转到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画舫上举行。在这艘画舫上,中共一大代表们审议通过党的第一个纲领和第一个决议,选举产生首届中央领导机构,庄严宣告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中国革命的航船从此扬帆起航。

“站在建党百年的历史点,面对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重大机遇,无论是让红船圣地的‘红色’更加鲜艳,还是让一体化国家战略的‘金色’更加耀眼,都离不开生态文明‘绿色’的衬托。”嘉兴市委副秘书长、市生态创建办常务副主任施晓松说。

嘉兴市是中国革命红船起航地、国家核电事业起步地,同时也是接轨上海融入长三角的重要阵地。数据显示,嘉兴市2020年GDP总量达到5509亿元,位列浙江省第五名。

如今,蓄力高质量发展的嘉兴市正在擦亮生态绿色,打造江南美丽窗口,并力争于2025年全域建成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近日,记者跟随中国环境记协来到嘉兴市进行了生态环境考察与采访。

政府牵头,守护碧水河湖

建设“五彩”嘉兴,最动人的当属以泱泱秀水为基底的生态绿色。

1921年,中共一大在嘉兴南湖召开。时隔100年,记者来到南湖,这里已经成为了国家5A级旅游景区。在南湖红船前,游客络绎不绝,许多共产党员举起党旗、戴起党徽,在革命圣地前纪念合影。

打开地图可以看到,嘉兴位于长江中下游平原,市内虽然水源众多,但大多是从其他省市流过来的,水源经过嘉兴之后,最终流入上海。而南湖位于嘉兴市区中心,是城区九条河流汇聚发散的节点,是“九水连心”之“心”。

记者在现场观察到,南湖水体通透,其中水草摇曳、鱼虾嬉戏,在一部分被围住的湖体区域,围栏内外呈现出明显不同的黄色和绿色的水体。

原来,由于湖泊面积仅有0.52平方千米,南湖虽名为湖,实际却仅有河道功能。由于嘉兴河道整体浊度较高,导致南湖水体一直以来达标相当困难,因此采用了分期、分段修复治理的模式。

“水系统作为一个整体,综合防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嘉兴市生态环境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岳玉良表示,嘉兴市坚持综合治理、生态优先,通过环保清淤、微地形改造、水量调控、净水降浊、水生态修复等系统措施,目前试验区水质达到Ⅲ类水标准,水体透明度从30厘米达到1米;同时智慧水务平台还可进行实时水质监测和监控,做到了科技赋能工程建设。

守护生态河湖,方能实现碧水长流。据了解,通过退渔还湖、系统治理,嘉兴市秀洲区的银杏·天鹅湖亦从污泥浊水的鱼塘蝶变为美丽的湿地公园,水质达到Ⅰ类水标准。

随后,记者又来到运河湾国家湿地公园。这里属于京杭大运河嘉兴段,同时也是上海饮用水源取水口上游,对长三角地区的生态环境起着重要支撑作用。近年来,通过污染监测与治理,进行系统性修复,发展湿地农业,湿地经济带动文旅产业转型升级成为新亮点。

据介绍,在高质量发展的跑道上,嘉兴以“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决心与勇气,自我加压、补齐短板、争当标杆。

跨省水域怎么治?在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王江泾镇与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交界的麻溪港,由于错综复杂的水系,两地经常发生“涉水纠纷”,还曾因水污染问题发生过群众沉船截污事件。对此,嘉兴市秀洲区王江泾镇人大副主席陈永明表示,王江泾镇创新治水模式,打通了省级边界水域行政管理的“断头河”;秀洲、吴江两地实施一体化联合治水,建立“五位一体”联防联治机制,创建“跨界联合河长制”,联合巡河、联合调查水质等。2020年,两省交界河道斜路港水质首次达到Ⅱ类水标准,创下断面水质新高。

浙江省生态环境宣传教育中心宣传科科长杨贡江来到现场后看到之前被投诉的地方经过治理成为了正面典型,水体治理井然有序,不禁感叹道:“前些年经常被群众举报和投诉的地方有了很大改观,可以看出嘉兴市在生态环保方面投入的力度很大。”

企业创新,直击清废净土

走在嘉兴港区工业园区内,记者发现有很多需要处理气味较大的化工材料和垃圾、排放废水废气的企业,但并没有闻到任何异味,眼前反而是绿茵环绕、鸟语花香。如果不加注意,人们可能不会认为这里是工业园区。

2019年,嘉兴港区启动“无异味园区”“无异味企业”创建工作。嘉兴市生态环境局政策法规宣教处处长蔡华晨介绍,对每家开展“无异味企业”创建工作的企业,嘉兴港区财政资金予以50%的补助和奖励,单个企业最高奖励可达1000万元,为确保治理成效,补助3年执行;未完成创建工作以及被取消称号的企业,各类财政政策实行一票否决制,倒逼企业积极投身“两无”创建工作。

嘉兴市众多企业在此背景下,力争以创新驱动引领高质量发展。其中,海盐光大环保能源项目的投运实现了从“政府决定到群众反对”向“群众参与到达成共识”的转变,“完全不臭的垃圾发电厂”成为全国破解环保邻避效应难题的典范,获批浙江省工业旅游基地。

记者参观了浙江润虹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总经理彭金鑫告诉记者,润虹采用较为成熟先进且环保的火法冶炼工艺,使得低品位含金属危废品成为有效再生回收金属资源,并通过自主创新,实现了危废利用处置的数字化监管、自动化生产及节能减排,成为浙江省“无废工厂”示范项目。

据悉,2020年底,嘉兴总投资超80亿元的46个项目固废补缺口全部建成,新增固废处置能力587.7万吨/年,现有利用处置能力为2016年的3倍,基本实现产出平衡;全市生活垃圾处置能力达到272万吨/年,为目前垃圾产生量的1.3倍。嘉兴成为浙江省首个生活垃圾“零增长、零填埋、不出县”的地市。

嘉兴市生态环境局固防中心主任田亨文表示,嘉兴在浙江省率先研发应用“一般工业固废信息化监控系统”,将9600多家企业纳入信息化全链条管理;按照“属地为主、方便收集”的原则,全市建立了7处小微产废企业危险废物收集平台,通过统一审批流程、建设标准、运行规程、管理方式等措施,全面提升对小微产废企业固废规范化、信息化管理水平。

公众参与,保卫纯洁蓝天

环境治理成效怎么样?市民群众说了算。

近年来,公众参与环保治理和检验热情高涨,“民间闻臭师”“环保守夜人”频频出现,在嘉兴已成为常态。

一位“民间闻臭师”告诉记者,他当“闻臭师”已经有三年了,哪里闻到臭味,他都会仔细记录下来,向当地生态环境部门举报,有时也会跟随政务部门一同巡逻、参与执法。据了解,像他这样的“闻臭师”在嘉兴共有1300多个。另一位闻臭师笑称,近几年嘉兴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很少闻到异味了,感觉自己都快“下岗”了。

“从2014年在嘉兴港区率先兴起的‘民间闻臭师’,现在逐渐常态化、制度化、规范化。到2020年,这一公众参与环保的形式在嘉兴全市得到推广,群众对环境的满意度越来越高了。”蔡华晨表示,对于“无异味企业”的考核验收评价,“民间闻臭师”作为验收组成员有40%的打分占比。2019年,就曾有污泥处置企业因群众满意率不达标而被验收否决。直到2020年,嘉兴港区43家企业全部完成验收。

嘉兴市生态环境局数据显示,嘉兴PM2.5浓度从2015年的53微克/立方米下降到2020年的28微克/立方米,下降了近50%,而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从2015年的73.07分提高到了2020年的85.46分。

产业、能源、运输、用地及人员活动都影响着空气及环保的质量。

嘉兴桐乡因下辖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举办地乌镇而为人们所熟知。每逢会议期间,人们在乌镇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粉墙黛瓦、桨声灯影间流连忘返之时,几十千米外的桐乡市“数字环保”指挥大厅内,一块巨大的电子屏幕上闪动着远点光标,并实时滚动更新着统计数据和图标,如同环境监管的无形之手,为清新的空气、干净的河水和安全的生态环境护航。

“截至目前,系统已发出有效预警信息15.7万余条,帮助175家企业避免了环境问题的发生。”嘉兴市生态环境局桐乡分局局长姚伟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桐乡已建成“智慧环保”工程、“排污许可证证后执法监管系统”、空气质量网格化监控平台、卫星遥感“天眼”模块为一体的数字环保综合协同应用系统,形成“天、地、空”一体化环境监管系统,实现生态环境治理到“智”理的转变。

 

编辑:张家新

上一篇:江苏省盐南高新区:朵朵科技“云” 点亮智慧城
下一篇:宁晋玉锋集团违规占地 三位退伍军人亲人尸骨难寻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法制快报 - 法制社会网 ©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2021006700号